• 东北要走出更年期!----王巍

    作者:cmaa 来源: 日期:2016-12-14 13:54:03 人气:68 加入收藏 评论:0 标签:

    昨天晚上看到沈阳市政府出了一个决议,将创造国际化的营商环境作为今年的一个重点。我就这个题目谈三点看法。


    第一点,我们东北历史上曾经四次成为中国经济的龙头老大。


    简要地回顾一下,第一次是一百多年前的全球修铁路时代。俄罗斯当年要侵占中国东北,修建穿越西伯利亚的铁路,在中国的大连找到出海口。他利用中日甲午战争机会,帮助中国要回了被割让给日本的东三省,跟清政府达成协议,修建T字形大铁路,从满洲里到海参崴一个横的铁路,从哈尔滨一直到大连一个纵的铁路。这次铁路的修建导致了中国三个现代大城市的出现,哈尔滨、长春、大连,加上原来的奉天(沈阳),这是封闭的东北被推进了现代化的过程,东北铁路成为领先全国的经济大动脉,带动了一系列产业的发展,领先全国。


    第二次,是张作霖时代,一个东北的军阀,在经济专家王永江的协助下大力发展东北经济,与日本竞争。日本在日俄战争胜利之后拿下了东北铁路,长春以南归日本,北边归俄罗斯,后来俄罗斯又高价把北满铁路卖给了日本,从而形成日本全面控制的满铁。张作霖和王永江依靠现代金融和财政手段推动民族工业发展,又修了京奉铁路和几条打破满铁垄断的地方铁路。当时东三省的经济非常发达,商业繁荣,物产丰富,产业布局全面领先全国,成为中国最为活跃的商业区。中国人分三路闯关东,为什么要闯关东,因为东北富有,经济发达,创业机遇大啊。


    第三次,日本侵略中国之后,为了实现长期占有,在中国炮制了一个满蒙政权。它用大量的投资建设工厂矿山电力公路等,当时东北不仅铁路,飞机,教育,制造业等领域都是领先中国的,而且1943—1945这三年经济总量“伪满洲国”是亚洲第一,而日本本土排第二。这个历史很多人不知道,建议来看看我们的产业金融博物馆。


    第四次,共和国成立之后,一五时期的156个项目三分之一在东三省,因此成为共和国的长子,国企老大。此后三十年东北都是向全国各地提供支持,是龙头老大。


    东北曾经四次成为龙头老大,很牛。但是,靠什么牛呢?靠铁路、资源、制造业和计划经济。


    从张作霖开始,就是典型的计划经济,然后伪满洲国是三个五年计划,也是计划经济,然后共和国又是计划经济。所以东北是靠铁路、资源和计划经济导致了我们成为过去的龙头。这就是历史。


    第二点,今天东北怎么了?


    出了这么多问题,全国人民所有人都给东北开药方,什么药方都有,有谈体制的、谈文化、谈东北人性格的。我觉得大多不靠谱。


    我建议先不看东北,看三个地方,德国鲁尔工业区,英国曼彻斯特,美国的底特律,这三个都是当年的世界最牛的地方,那今天怎么样了?它们仍然是二三流城市,到现在仍然很困难。


    你说东北地区是体制问题吗?这三个西方国家的工业区是市场体制吧,为什么重组了几十年还是二流区域。是文化问题吗?那为什么当年东北可以领先全国?你又说东北人性格问题,现在深圳、广东、沿海很多都是东北人才发挥重要作用吧。


    我认为,一个地区经济跟人一样,是有生命周期的,我们东北就是进入了更年期,就这个简单道理。(全场大笑)


    更年期就是焦躁、不安、乏力、不满,整天闹情绪,东北就是这样。人也是这样,你非要更年期的人跟青春期的竞争,这怎么可能呢?当年东北贡献给中国这么多,大家可以在博物馆看看我们一张图:沈阳支援全国建设。我们特意用的红线标明,共和国的前三十年里,沈阳帮助了中国上百个城市的建设。我输了三十年血了,现在年老体衰了,你指责我不行了,一大堆问题,这公平吗?(鼓掌)

       

    不要把更年期的人跟青春期的人摆在一块,谈什么制度和文化,这是开错了药方了。你要准确判断东北处于什么样位置之后,你才能开药方,而不是乱出台政策,相当于打鸡血吃伟哥,不管用吧。(笑声)


    为什么东北进入更年期了?因为我们过去几大法宝不管用了,铁路在一百年前是世界的动力,现在不是了。资源由于贸易成本降低,特别是互联网之后,贸易已经不是全球主要动力了。资源也不重要了,看澳大利亚和加拿大就了解了,资源大国不等于是经济大国。按照传统经济学来说,铁路、资源、计划经济都失去了它的功能,因此我们处在一个新的转型时期。


    这个时候,不要坚信过去的传统理论,要准确分析现实,我们还太浮躁,你判断之后,才能出现新的药方。


    第三点,东北下一步应该怎么做?


    沈阳政府要打造国际化营商环境,我觉得起点很好,至少我们学会了善待。


    善待什么?首先要善待创业家、善待企业家,善待人才。我们过去太依赖政府、太依赖资源,我们对人才、对创业、对企业家不够厚道,所以要学会善待,善待人这是第一条。


    第二,要善待资本。因为资本要交易、要增值,你不让它交易、不让它增值,那这个资本一定不会来,它就死了。过去我们不关心建立交易市场,沈阳曾经有很热闹的五爱市场,但是现在慢慢就完了,因为总是在低级层面活动。你看当年的义乌小商品市场慢慢提升,到建材,家具到钢材,到今天变成金融市场了,不断升级换代。而东北几乎没有一个市场提升到金融这个层次。因为我们不善待交易、不习惯交易,习惯割据。你不交易就不能流动,价值就不能增值,好的资产就到了懒惰人手里,就是不应该管的人手里。所以要善待资本,善待交易,要创立交易市场。


    我为什么做金融博物馆?我觉得中国整个社会对金融敌视,这是大问题。两千年来,士农工商,商的地位最低,商里头搞金融是最坏的,都是巧取豪夺、贪婪无道,这就是搞金融的人在中国传统文化里的道德地位。在这样一种对金融仇视的环境下,阴谋论盛行。我做博物馆是让大家启蒙,老百姓不懂金融,仇恨金融,这个国家不可能成为真正大国。


    东北对金融重视吗?远远不重视,我们看金融看重的只是钱,不了解金融的文化,金融恰恰是提升交易的、提升价值的。


    第三,我们要重新定位东北,要学会在全球定位。当年东三省为什么起来?当年无论从俄罗斯、日本、张作霖,包括我们共和国的建设者,都关心东北是整个亚洲甚至全球的一个重要的桥头堡,都在抢这个地位。可是今天,东北仅仅是中国的东北了,所以我们要重新回归全球地位。在今天,你不加入全球化,你就被全球化淘汰掉。东北没有起来,因为长期被割据在全球化之外,改革开放都只是南方,国际化营商环境这是重新开放,面向全球,要定位在全球,要胸怀远大。


    总结下,东三省的经济问题是一个正常的经济周期,没什么大惊小怪的,更没有可谴责的,要学会处理更年期,更年期处理好我们会有更大的机会。同时,我们要学会善待金融、善待人才、善待企业家创业家、重新定位全球化,我觉得也许东北的国际化营商环境从这做起。


    中国并购公会今天在这里成立辽宁分会,就是希望把一大批创业家、企业家、金融家集聚在东北,集聚在沈阳市,集聚在和平区,我们希望从交易市场开始做,我们要做东北的并购交易市场。如果东三省有两三千个搞并购的,这个市场就起来了。我们希望所有今天在座的各位很多行长、各地企业一起来做,共同推动东北的国际化营商环境,善待人才、善待创业、善待资本,我们共同推动东北的发展,让我们东北实现第五次的复兴,让我们走出更年期。谢谢!(全场热烈鼓掌)


    栏目类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