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顺应“新常态”服务新经济 金融资产交易所扬帆再起航----熊焰

    作者:cmaa 来源: 日期:2016-9-5 10:29:02 人气:35 加入收藏 评论:0 标签:

    金融资产交易所这个年轻的业态的兴起与发展从某种程度上代表了中国金融体系的底层力量的崛起。作为这个行业的诞生和发展的见证者和参与者,我也一直在思考行业的去向。经济“新常态”也是金融行业发展的“新机遇”,对于金交所而言,是机遇与挑战并存,我们有幸与行业同行,探索新机会、敬畏之心做金融,诚信为本做交易,金融资产交易平台将有更大的发展空间。


    1.金融资产交易市场兴起的内在逻辑

    交易所是市场分层中的一种高级形态,是基于资源配置和资源互换需求延伸出来的一种业态,如果从更大的历史尺度审视交易所行业,就能更清晰地揭示其发展本质。

    随着商品交易规模的不断扩大,约400多年前商人在阿姆斯特丹小酒馆里聚集,自发组成郁金香交易俱乐部,这个有固定的交易场所、会员制和标准化合同结算的组织就是交易所业态的雏形。几个世纪过去了,交易所的本质并未改变。即使像芝加哥商品交易所(CME)和洲际交易所集团(ICE)那样拥有令人炫目的衍生品体系,每天产生海量交易的巨头,其本质上还是借助交易所提供的交易手段,促成市场交易,增加流动,满足实体经济的各项需要。

    本质万变不离其宗,但与海外大多数发达经济体的金融市场体系构建的历史不同,中国金融市场结构并不是自然形成的,我们的股市、债市这些标准化金融市场的建设也只有短短二、三十年,更像是在一个“舶来品”的基础上,附加上了符合中国经济现状及需求的制度体系。虽然目前中国金融主要的标准化市场基本架构已经都有了,但这种自上而下的体系搭架构是松散的,会有很多缝隙,还会有很多底层金融需求被压抑或忽视。

    从另一个层面看,中国在一定程度上存在金融压抑和监管过度。金融事权高企,而大量金融需求却是区域化的、个性化的。地方政府有很大积极性和动力去推动区域经济、金融的共同发展。可以说国内金交所体系是在全国金融市场体系缝隙之中,由地方政府大力推进发展起来的地方金融业态。国内的第一批金融资产交易所是在原有产权交易所的载体上生长起来的,或多或少都承载着地方金融发展的使命,甚至从一定程度上也改变着城市的金融格局。

    在未来很长的时间内,无论是整体金融体系缝隙、金融压抑的市场环境,还是地方政府金融发展需求都将持续存在,这决定了金融资产交易平台有着持续发展空间。


    2.金融资产交易的市场需求与边界

    2008年金融危机后,全世界对金融行业做了深刻反思,在核心问题上达成了空前一致——金融必须回归实体经济。而现状是M2/GDP之比持续下降,大量货币追逐包括土地在内的少量“优质资产”,推升资产价格。一方面,钱在企业部门形成堰塞湖,没有用于生产;另一方面,各地中小企业持续面临“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农村金融更是迟迟无法破局。整个金融市场体系面临来自实体经济的需求非常强烈,而这个现实需求也摆在区域金融资产交易平台的面前,就是在区域范围内为社会投融资需求建立链接。

     金融资产的概念很大,加上其衍生的产品、金融合约等跨时空的价值交换关系,其总体量可能超过实体经济。虽然中国没有统一测算,但估计体量规模在百万亿以上。如果把金融资产交易比作一座冰山,标准化金融产品市场体量不到一半,是外露在水面上的部分。而水下部分的“冰山”——非标、类标金融资产,长期以来存着体量大、结构相对复杂、流动性差的问题。实际上,非标金融资产通过标准化产品设计后可实现“转标”流通,同样也可以通过区域金融资产交易平台实现直接交易。这个市场空间和规模非常大,难点在于设计好交易结构,做好风险控制。

    金融资产交易的风险控制,首先要控制业务边界。对于区域金融资产交易平台而言,我们划出三条底线:完全标准化的金融产品不碰,直接面向公众的理财业务不碰,没有标的的资金池业务不碰。在这三条底线之上,再谈聚焦,切出了非标——类标这类资产,进行产品设计和业务开发。

    从整个金融市场体系来看,区域型金交所应该定位为金融市场的重要组成部分。金交所诞生于全国性标准化金融市场体系构建的缝隙之中,处于金融市场底层。如果将全国整个金融市场体系比作金字塔,顶端是完全可流动的标准化市场体系,而作为应市场需求而诞生的金交所在中国金融市场体系中的底层,从一定程度上决定了这座“金字塔”的高度。


    3.金融资产交易的新机会

    从本质上看,金融资产交易所就是为低流动性的非标、类标金融资产创造流动性机制和交易平台。我们经历了这个行业“从哪里来”,现在这个行业还正在路上,我们也在预判这个行业会到哪里去。

    越来越多的地区金交所选择了“触网”,通过互联网扩大信息传播体系、拓展产品交易的参与人体系、甚至是产品销售体系。在当下这个时代,互联网技术打破时空隔断,正在给各行各业带来红利。科技金融也一定会在金融资产交易领域形成新的机会。

    互联网极大的降低了信息获取成本,作为有公信力的金融资产交易平台,应该充分将互联网技术应用于信息公告与信息披露,在一定范围内降低交易的信息不对称,不仅有利于提升交易成功率,还是风险控制的重要环节。

    其次,无论是面向机构还是作为合格投资者的高净值个人参与者,一个稳定高效的线上交易系统,是提升效率的保证。而非标金融资产的交易,本身标准化程度不高,随着市场热点和需求的变化,业务模式、产品结构也在不断更新,这就要求交易系统能够灵活、高效的支持这种变化,与业务紧密贴合。

    再则,中国有句话,“中学为体,西学为用”。对金交所而言则是“金融为体,技术为用。”金融本质上是风险甄别和风险控制,这是“体”。交易所本身没有金融机构强大的风控手段和厚实的积淀,但是,无论是按时序上的沉淀交易数据,还是跨平台的多维数据,通过大数据间的校验、回溯和模型预测,可以为交易本身提供更多的风控手段。这是一个方向,更是一个趋势。

    最后,也是更为重要的机会,区域金交平台是最下沉的金融交易市场,更有机会通过信息技术链接入实体经济。这正是我们所谓的“动产”融资的基础。通过系统对接,获取供应链上下游基于商务贸易的过程数据,通过数据间的校验和债务关系的梳理,为市场提供基于特定商务过程数据的融资服务。在这个过程中,信息技术实际上是触发这一类型资产转化为可交易的金融资产的重要手段。在国外,已经出现了此类典型的资产交易平台,用技术的手段激活资产,这应该是科技金融的重要方向。


    4.区域就是特色

    区域就是金交所的一个很重要的特色。金交所的区域属性和科技金融打破区域边界的信息传播属性,在这个时代巧妙结合,使得这个行业内涵更为丰富,发展的可能性更多。

    作为国内唯一的财富管理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青岛已经具备了金融创新试点的政策土壤。我们感受到山东省、青岛市高层对金融的重视和对创新的鼓励,近年来青岛吸引了越来越多的金融机构、财富管理机构聚焦青岛。在财富管理综合改革试验的大背景下,我们在青岛设立金融资产交易中心。青金所作为财富管理改革试点区的重要金融要素市场之一,基于区域经济目标,平台立足本地,从资产交易环节参与到财富管理“供给侧”优化中去;同时借助科技金融的大势,辐射全国,搭建高效的金融资产交易体系推动“动产融资”业态。我们正是以“推动金融资产流动、优化金融资源配置、深度服务实体经济”为己任,通过促进金融同业合作、促进银企合作、大力发展区域直接融资市场。

    国内金融资产交易平台从诞生到至今,短短六年时间,其间行业有走过弯路,也有定位迷茫,但我们看到更多的还是这个行业存在的必然逻辑和不断涌现的新的市场机会,行业还在前进,将会更精彩。

    栏目类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