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球并购成败在于价值观 ---- 王巍

    作者:cmaa 来源: 日期:2018-2-2 9:24:50 人气:47 加入收藏 评论:0 标签:

    中国已经成为全球大国,我们中国未来发展的核心是我们的价值观,价值观比财富本身更重要。

    今年是改革开放40年,40年我们走过两个阶段的并购,前一个并购是从改革开放到2002年,大约25年,中国本土并购为主。这个阶段中国政府主导并购,主要是关停并转,以计划经济方式居高临下进行并购,很少通过市场来进行并购。外资企业主要在新兴技术行业里推动,特别在消费品行业里,外资主导居多。中国的民间资本应该说叫野蛮增长,没有太多空间,更多通过政府的政策合作,利用政策空挡,突破一切障碍。今天看来,很多要清算。去年开始,监管部门不断地谈清算过去形成的企业集团,所谓的妖精和野蛮人。所以前25年是政府主导的并购,外资的补充性,民间野蛮增长。

    那么入关之后15年里,中国的并购是以中国为中心的国际并购,我们在全世界扩张,但是以中国为中心,更多是填补中国的空白,来扩大中国在市场的占有率。国企领导收购回来资产以后,更多宣传的是为国增光,收购一个港口,收购一个铁路,扩大我们中国在海外的市场等。民间企业把国外别人的企业搬到中国来,更多以中国为中心收购,是以中国的需求为主导。并购的核心不是收购资产和项目,是收购活的企业,一起生长。但是我们收购更多的是收购市场,收购项目,这个过程中,大家以扩大市场为导向,以融资为推动。国际融资很便宜,美国资本更便宜,所以看到一大批企业收购用的国际资本,但是这个收购是以中国为中心的,价值观是不一样的。

    现在大家谈的全球收购,才是刚刚开始,起点是从去年习近平主席在达沃斯论坛上正式提出来“一带一路”的收购。我们刚刚看到雏形,我们遇到很多的挑战,“一带一路”在历史上看,是有它战略形成的原因。

    任何一个大国崛起,都会调整世界结构。1000年前十字军东征改变了整个全球战略,那时西方文明眼里的东方不是我们中国,是阿拉伯的文明。伊斯兰教崛起后和天主教开始了争夺全球控制权200年,真正的全球化是从十字军东征开始,改变了世界文化。

    第二次是500年前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他和达伽马、麦哲伦穿过大西洋太平洋印度洋,把整个世界打开,全球经济出现变化,西班牙和葡萄牙开始大国崛起,形成海上的力量。

    第三次是英国的日不落帝国,把西方整个的殖民思想渗入到全世界,包括非洲拉美等。

    第四次是80年前的二战胜利之后,美国提出马歇尔计划和麦克阿瑟计划,支援欧洲复兴,支援过去的敌人德国和日本,这是价值观的变化。第一次世界大战严厉打击摧毁敌人,让敌人无法生存,结果产生第二次世界大战,过分打击敌人,世界失去平衡,有可能再次产生战争。二战结束之后,美国吸收了教训,不打击德国,反而建立新的价值观,重新扶植德国日本,导致了一次新的以全球价值观为主导的全球化。

    现在“一带一路”出现,基于中国的大国崛起,我们也需要空间,其他空间已经占满了。成熟的发达国家,成熟的市场经济国家,已经在马歇尔计划的基础上形成了,我们只能非常艰难的开辟新战线,能不能成功,取决于我们的价值观能不能被接受。我们的中国价值观是推动中国经济发展的基本理念,今天要塑造新的价值观,才能保证全球发展的成功。

    中国人今天是非常有钱的,有钱能否代表有价值观,代表成功?值得思考。中国曾经经历过大国崛起,100年前的1860年-1895年,中国30年的同光中兴,我们经过两次的鸦片战争的打击之后,发愤图强推动洋务运动,打出自强后求富的口号。当时的30年,中国GDP每年增长也超过10%,成为是世界大国,但最后被日本打的一败涂地,我们丧失了机会。同时期的日本的明治维新成功了,并不是因为钱多,是它的价值观改变了,它打开世界看到世界是怎样发展的,研究政治、经济、技术、产业,用金融推动全面复兴,脱亚入欧成功了。100年过去了,中国又回到大国崛起的舞台了。我们价值观在哪里?我们要与全球达成共识,能不能透明、有信任,有规则的发展,决定我们中国是否能够成功。

    我们国内传媒界不断地在妖魔化日本经济停滞,事实上过去几十年日本经济已经实现全球化,日本经济的全球产值远远超过日本本国。我们要关注历史,这是非常重要的。

    我们今天全球并购的挑战不是财富不是钱,而是我们是否能够选择好的价值观。除了全球价值观之外,我们还面临全新的并购市场,金融科技,区块链,人工智能等都在颠覆并购战略、定价模式、整合方式,这是巨大的挑战,我们应学习更多的互联网技术,互联网思维方式,迅速淘汰我们所赖以生存的传统基础,迎接一个中国并购的全新时代。中国新一代并购人有巨大的机会,希望在你们青年人身上,谢谢大家!


    栏目类别